热门文章
专利代理圈的鄙视链
闲聊律师难成大企业家的四大理由
自行车链轮组件专利被宣告全部无效[...
专利背景技术≠现有技术
抢注“PaperPass”商标被无...
知识产权代理圈的鄙视链
杭州益贴康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与黄竹仙...
专利侵权诉讼中, 被诉侵权方如何应对?
你有可能在给别人赚钱 专利申请十一...
干货丨你需要知道的版权登记知识

​亚当斯密:律师是彩票性质的行业,收入与支出比还不如鞋匠

503    2019/06/06


亚当斯密:律师是彩票性质的行业,收入与支出比还不如鞋匠


近日,关于“知识产权的春天“的说法甚嚣尘上,笔者认为可能很多人对专利律师这个行业产生很大的误解:其一是过分高估职业资格也就是专利代理师与法律职业资格的重要性,这些资格只是入门券,甚至连入门券都不一定算得上。取决于行业的定位,专利律师有很多方向,有的偏向于专利撰写布局、有的偏向于业务咨询、有的偏向于许可运营、有的偏向于诉讼,各有所长,有的要求熟悉技术与企业研发流程,有的要求懂得企业的运营,有的要求擅长商务谈判,有的要求熟悉诉讼技巧。不可能有所谓的通才,专利律师要想在某个方向上做得好,从业资格往往不是最重要,更重要的反而是那些背景知识如果在某个方向上没有背景的专长,即使有资格也用途不大。比如有的专利律师,他们可能没有技术背景,但有商务背景和诉讼经验,一样可以成为在这两个方向上很成功的专利律师,感兴趣的可以查下国外的一些专利大律师,许多都没有技术背景。

 

其二是太看重“行业春天”的影响。如果国家真正重视知识产权,对行业内的影响是两面性的。如果以前知识产权在企业的商业中发挥作用不大,靠补贴驱动,那么势必导致很多在其他领域的优秀律师不会进入这个行业,也就间接拉低了行业的平均从业水平,但是一旦知识产权行业真的变得很重要,而且利润丰厚,许多优秀的律师会自然从其他行业流到知识产权领域,优秀的人才也会不断加入,这样个人在行业的潜在排名就会受到很大影响。想象一下金融行业的人才储备就容易理解了,其实行业的春天并不是对每个从业者都是春天,很多人反而因此业务更难做,因为客户的要求提高了,可选择的资源也增多了。


下面引用下古典经济学鼻祖亚当斯密的观点,他在不朽的名著《国富论》中对律师的职业特点有过精辟的论断。《国富论》第一篇第十章,论工资与利润随劳动与资本的用途不同而不同:

 

“参加学习的人获得所学行业从业资格机会的大小,因职业的不同而差异很大。对于大多数的机械工作,学习成功的几率是百分百的;但对某些自由职业来说,成功却不是太有把握。例如,送孩子学制鞋,他毫无疑问能够学会这项技术;但若送孩子去学习法律,那他能够精通法律并以此为生的可能性仅为5%。就完全公平的彩票来说,中奖人的所得应是全体未中者的全部损失。就成功率仅为5%的职业来说,其中的那个成功者,应该享有20名失败者应该得到而实际未获得的全部。因此,对于普遍到40岁才能靠法律维持生计的律师来说,他所获得的报酬,应在充分补偿他因受教育耗去的大量时间和不菲花费的基础上,还要充分补偿那些失败者所有的受教育时间和花费。有时候,律师的收费高得过分,但事实上,他应得的报酬远不止这些。核算某地鞋匠或者织工等普通工人的年收入总额和支出总额,你会发现,他们的总收入通常都多于总支出。而以同样的方法核算所有律师与实习律师的总收入与总支出,你就会发现,即使你尽量高估他们的年收入,并尽量低估他们的年支出,其收入也只相当于支出的很小一部分。因此,对律师这个具有彩票性质的行业来说,总体上看是不划算的,也是不公平的。律师和其他一些自由职业或受尊崇的职业,从金钱报酬来看,实在都太有限,难偿从业者的付出。”


但是,这些职业仍然能够与其他职业一样发展。狭窄的出路难免令一些人沮丧,但这丝毫不妨碍那些有抱负的慷慨大度之士竞相进入。鼓舞他们奋力以求的原团不外乎两个:第一,希望在这些行业中拔得头筹,争得荣誉;第二,所有人对于自己的能力或运气,都抱有天生的自信心。

一个人如果在一种能达到中等水平都实属不易的行业里做到出类拔萃,那他就是所谓的天才,一定拥有卓越的才干。因为这种才干而赢得的人们的赞誉,可归于他报酬的一部分。至于这部分报酬的高低,则依其所获赞誉的大小而定。对医生来说,荣誉占报酬的一大部分;对律师而言,所占报酬比例更大;至于诗人或者哲学家,荣誉几乎是他报酬的全部。

 

关于自己的才能,大多数人总是自信满满,这是历代哲学家和思想家所言的人性中固有的通病。但人们对于自己运气的过高估计,却往往不为自身所察觉。事实上,人们对自己运气的荒谬判断,比对自己才能的自负还要普遍。一个人只要身体健康、精力旺盛,就总会相信自己属于幸运者。每个人都会过高地预估了获利的机率,而低估亏损的概率。身体健康、精力旺盛的人,很少正确地估计亏损的可能性。人们会自然而然地过高估计获利机率,这一点,从大家购买彩票时的心理就可以看出。那种完全公平的彩票,也就是说全部落奖者的损失都归于中奖者的所有彩票,从来都没有,也永远不可能有,否则,彩票的经营者便无丝毫利益可图。就国家经营的彩票而言,购买者所付的价格实际上并非彩票的实际价值,市场上的售价通常都超过其实际价值的20%、30%甚至40%。人们对于中大奖的梦想和希望,是产生这种需求的唯一原因。就算一个头脑清醒、行事稳重的人,即便明知道购买彩票时支付的金额高于中奖机会的实际价值的20%或30%,也不认为花费小钱去钓取1万镑甚至2万镑的大奖是愚蠢行为。奖金在20镑以内的小额彩票,虽然在各个方面都要比普通国家经营的彩票更近于完全公平,但这种彩票的需求量很小。为了增大中大奖的概率,有的人会同时购买几张彩票,有的人会购买更多的分条彩票。但你买入的彩票数越多,亏损的概率就越大,在数学上,这是再明确不过的法则。假若你购入所有的彩票,那就必亏无疑。你买入的彩票的数量越多,你的损失就与上述的必然损失越接近。”

源自:佑斌

编辑:陈瑞慧 浙江杭知桥律师事务所




2015 浙ICP备15019258号-2